檎禹青禹

锦风

【JG】【田神】失忆蝴蝶

        田崎在一次任务中再也没有回来。他在一个遥远的欧洲国家就此长眠,那是一个神永曾经去过的国家,他在那里完成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任务,也就此结束了他年轻短暂的一生。

        间谍就是透明人,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田崎,也不会再有人记得他,间谍的存在就应该像一汪空气,就算突然消失也不会有人察觉到异样。

        可是这对神永不一样。虽然身为间谍不应该被过多的感情牵绊,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田崎对神永来说可以算得上是特殊的存在。要说不难过那是不可能的,并不是跟一同训练的同期生一样的感觉,但身为间谍绝不能被多余的感情困住,神永一直告诉自己“跟他只是比较好的朋友,比其他人要要好而已。”然而死讯在死讯喜欢来的时候。

        “说不出的难受。”

        神永咬着牙如是说道。

        身边的甘利闻言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想对她说些什么,但还是欲言又止。

        神永一直没觉得田崎会死,或者说没想到他会死在自己前面。他又想起临行时的那个吻,神永并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毕竟是连同级生都不能告诉的机密情报。

       “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了啊。”

        神永这样想道。

        临走时田崎站在门口,神永看着他,一言不发。田崎凑了过来亲了神永一下,那只是个浅浅的吻,或者说只是轻轻的碰了嘴唇一下。神永当时的确是被亲懵了,脑内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时手里被塞了一个小盒子,是一只蝴蝶标本,透明的小盒子里装着一只红黑色的蝴蝶。

        神永对于突然收到礼物而感到莫名其妙。

      “我都没给你准备饯别礼。”

        田崎没有接话,问了神永一个问题。

      “你觉得它像什么?”

      “落日吧。”

        神永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是吗?我倒觉得是日出呢。”

        田崎笑了笑,接着说道:“回礼的话,要不然你再亲我一下?”

        神永觉得空气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发酵,他迟疑了几秒钟后笑道:“这有什么不行的。”然后凑近了田崎,这次神永闭上了眼睛,勾住了他的脖子,撬开了他的嘴,吮吸着他的舌头,扫荡每一颗牙,田崎一只手揽住了神永的腰另一只手托住了他的后脑,同样热烈的回应着他。

        然后呢?然后田崎就走了。神永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田崎对自己是什么意思。“或许他只是无聊了。”神永这么想道。可没想到再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确是那个人的死讯。真是意料之中的意外。

      “身为间谍,不能被任何无意义的感情所牵绊。田崎是一名优秀的间谍。”神永总会莫名其妙的想到这个,然后才会想起来,田崎已经死了。

        并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到最后都对他这个人一无所知,虽然就算活着也很难见上一面,但现在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了。神永坐在宿舍的床上,阳台上落着一只鸽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飞过来的。神永对着鸽子的方向伸出了手,那只鸽子扑楞着翅膀飞走了。

      “不是田崎的鸽子。我也不是田崎。它不会朝我飞来的。”神永心里突然浮现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一个月后神永收到了来自结城中佐的任务。是去上海租界收集作战情报。

      “这点小事,我一定能做到。”抱着这种想法,神永开始了新的任务。任务初期还算得上顺利,大概在不到一年的时候、一天夜里神永所住的居民区遭到袭击。多多少少的炸坏了一片那里的房屋。神永没能躲过这次轰炸,在这次袭击中,神永头部遭到重创,海马体受损,失去部分记忆。

        结城派了人把他接回日本接受治疗。只是不能再做间谍了,结城让实井给他弄了一个新的身份,重新生活下去。

        大概过了很久很久,神永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他想到了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但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模样,他还梦见了蝴蝶,很多很多的,红黑色的蝴蝶,他们的翅膀像快要落下的太阳,悲伤而美丽。后来神永出院了,在收拾新家的时候,他突然翻出了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只比巴掌还要大一点的蝴蝶,翅膀上的图案和他梦里的一模一样。神永突然觉得头很疼,自己一定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握紧了那只装着蝴蝶的小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收好,他总觉得自己一定会想起来。

        从今往后再也没人记得田崎,再也没人叫神永。

        只是过了很多年,出现了一位小有名气的年轻摄影师。这名摄影师四处旅行,他的作品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蝴蝶。尽管照片是黑白的,但也无法掩盖每一只蝴蝶那形态各异.美丽的翅膀。这位年轻的摄影师十分厉害,总能抓住那最美的一瞬间,他的每一幅作品都那么的真实,栩栩如生,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映像,却总觉得马上就会有漂亮的蝴蝶拍着翅膀飞出来。

        只听街边有人闲谈。

      “诶,听说那个最近很有名的,专拍蝴蝶的摄影师叫什么来着?”

        一位年轻的男子对自己同行的女伴搭话道。

      “听说好像是姓田崎吧。他拍的蝴蝶真的很漂亮呢。”

        同行的女伴笑呵呵地回答道,暖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显得更加柔软。

        只见今天的报纸上登着几张蝴蝶的图片,边上的摄影师一栏写着田崎和男。

 

 

 

自己写的真的是非常烂觉得好多bug啊 第一次写田神感觉完全写不好 本来就没有文力的我好虚啊 感觉真的写的特别烂 因为很喜欢失忆蝴蝶这首歌 然后写了这个 感觉自己写的真的是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十分悲伤 

这里讲几个自己的小脑洞

1.那个红黑的的蝴蝶 准确的说应该是红黑渐变 学名叫太阳闪蝶 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查一下

2.关于神永后来的名字 他是叫伊泽和男 然后前面说他觉得自己一定能想起来 可到最后他也没想起田崎 他只能想起来一个名字 想不起来其他的任何事情 就把自己的姓氏改正田崎了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