檎禹青禹

锦风

【JG】【佐三】Scarborough Fair

感谢点开这里阅读的你ww

  【1】 

    佐久间有点搞不明白最近的三好,其实他也一直都搞不明白。但是最近的三好的确是太反常了。他没像以往一样跟大家出去打牌,甚至是连屋都很少出去。自从他从德国回来就这样了,让佐久间最奇怪的是他甚至连自己的屋都不回,基本是每天常驻在他的房间,佐久间对此完全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佐久间先生还真是蠢啊。”正坐在床上看书的三好说道“不是都说了我吃过了么,不用再给我带东西了。”

    “你一整天都在屋里吧,什么时候出去吃的东西,刚才我问起福本他还一脸奇怪的看着我。”佐久间皱了皱眉,把拎回来的加州卷放在了桌子上,冲坐在床上的三好招手示意。三好斜斜的瞟了佐久间一眼,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了桌子跟前,然而他并没有坐下,只是拿起筷子夹了几口就放下了。

    “福本好悠闲啊,还能慢悠悠地做加州卷,不过很好吃,所以剩下的就都交给你了。”三好语毕还拍了拍佐久间的肩膀,然后又爬上了床,把自己卷在被子里。

    “我困了,我要休息一下,请不要打扰我佐久间先生。”然后蒙上被子就做出了要睡觉的姿态。

    现在才刚刚七点。佐久间虽然这样想,倒也没去打扰他。可能是时差没倒过来?佐久间拿起了刚才三好一直看的那本书打算翻翻看。那是一本《哈姆莱特》。佐久间之前也看过,他也没多想便放回了之前的位置,打算出去再逛逛。

    在他已经逛完了一圈回来后,觉得也差不多到了该休息的时间,床上的三好盖着佐久间的被,霸占着一整张床,并且睡的很熟。佐久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三好,笑了笑,躺在了他身边,扯过来了一半被子。两个男人睡这么一张床还是有点挤,但尽管如此今晚的佐久间还是睡的非常安稳。

 

【2】

    三好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他开始热衷于一些花花草草。今天的佐久间回房看见三好坐在桌边正在修剪一盆杂草。对,在佐久间眼里这就是一盆杂草,他也没有开花,只是一盆草而已,看着爱人好像真的在很用心的修剪,佐久间不禁探头去问:“你在弄什么呢,最近看你总是在弄这些东西,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出去玩?”

    三好听见佐久间这样问起来微微的皱了一下眉,但那个动作十分轻小细微,几乎是没人可以发现的程度,当然佐久间也没能例外。

    “你先别急,你看他已经有花苞了,开花很好看的哦。”三好这样回答道。

    “这是什么品种?”对花草一概不知的佐久间也不想打消爱人的积极性,不管是怎么样的爱好都很好,尤其是养养花草这种陶冶情操的爱好佐久间还是非常支持的。

    “百里香。或者说西餐里会用到,这样解释佐久间先生会好明白一点吧。”三好转过身面向佐久间,指了指花苞回答道。

    “之前那盆也是。我记得是迷迭香?都是可以作为香料的香草吧。”佐久间摸了摸下巴说道。

    三好这次没回答,起身轻轻亲了佐久间一下,说:“我饿了,佐久间先生去给我取点吃的回来吧。”

    佐久间皱了皱眉,“你又一天没出去?”

    “这好像没什么问题吧,还是你不想去?”三好似乎是有点不悦道。

    今天的晚饭做了牛排。只做了八份,并没有多的,佐久间没吃带回去给了三好。虽然他也很纳闷为什么福本依然没做三好的那份,但他也没开口问,他想着可能是三好提前说了自己不吃了吧。毕竟在机关呆了这么久,佐久间还算明白自己能猜到的事就不要开口问这个道理。

    三好用叉子挑起了盘中牛排边上的一小块欧芹,转手扔到了边上的垃圾桶里。小声嘟囔了一句“对了,还有欧芹。”

    佐久间好像没听清三好说了什么,“啊?”的问了一声,三好没有理他。

    今天又是安静的一天。

 

【3】

   “诶,小艾玛真是可爱。”今天回家的佐久间这样感叹道。

   “是啊,真可爱。”三好合上了手里的书,看着佐久间接着说道:“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佐久间先生聊一聊。”

   “佐久间先生是喜欢我的吧。”三好问了佐久间这样一个问题,虽然是问句,说出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

    三好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像是从远方传来的,虚幻却又实实在在的在耳边。佐久间被突然这么问了一下有点懵,续而点了点头,“对啊,喜欢的啊。”

    三好的嘴角好像多了几分笑意,他接着问道:“那佐久间先生会记得我么?”三好换了个姿势,用一只手托着下巴接着问道:“我是说,过了很久很久,即使我去执行任务,十年、二十年,即使我们再也不能相见。或者说,我已经死了。”三好说到这里似乎皱了一下眉,但马上又舒展开来,两只漂亮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佐久间,等待着他的回应。

    佐久间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本来已经觉得上个问题够突然的了,没想到接下来的这个让他更加的出乎意料。“这简直不像是三好会说出来的话。”佐久间的脑海里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明明之前,说过那样的话。

    佐久间开始想起从前,从前三好对他说过的“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佐久间先生千万不要记得我,那我可就太失败了,一个被人记住的间谍真是太失败了。”三好说这话时还是在一天晚上,也是在佐久间的房间里,在一场激烈的性爱过后三好抽着一支烟跨坐在佐久间身上说出来的,当时的三好用着很轻蔑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佐久间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温柔的笑着说:“可我会记住的。”记得当时身上的爱人还有点脸红,他那骄傲的像猫一样的爱人脸皮也像猫一样薄,顺手掐了烟就嚷嚷着累了说要睡觉。

    佐久间陷入回忆太长时间,导致他一下子忘了回答眼前人的问话。他是被三好拉出回忆的。

    “喂,沙丁鱼头,你在想什么呢,走神了哦。”三好歪了一下脑袋,伸手在佐久间眼前晃了晃。

    “啊,没。”佐久间这才缓过神,盯着三好很认真的回答道:“抱歉刚刚走神了。我是想说,不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我都会一直记住你的。”佐久间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正经,好像是要拿出宣誓的架势,三好看着自己耿直的爱人不禁笑出了声,“真是沙丁鱼头。”三好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收回了笑容。

    “还是忘记比较好哦。”三好留下这样一句话,终止了这个话题。

 

【4】

    又到了下午的时候,今天的夕阳特别漂亮,远处的云彩被染成红彤彤的一片。 

    “那个好像是叫火烧云吧。”佐久间从身后走了过来,揽住了坐在窗台边看书的三好的肩膀,说道:“不如我们一起出去看看云彩?”佐久间这样提议道。

    “好啊,不过跟我出去的话,会很奇怪的哦。”三好抬头对佐久间笑了笑,眨着他漂亮的眼睛,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猫一样。

    佐久间以为三好说的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走在别人眼里会很奇怪,他倒是不太在意这些,三好肯定也不在意,以为三好是担心他有什么想法便说道:“没关系的,走吧,你这几天总不出屋,偶尔也该出去散散步了。”

    三好说他不想出机关的院子,佐久间在一番争论下妥协了,虽然心里还有点觉得“不出院子,不算散步。”的想法,但他还是选择尊重爱人的想法。

    机关有棵大树,具体多少年谁也不清楚,反正非常的大。大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要好几个成年人手拉着手才能把树围起来的程度。三好说他累了,拉着佐久间坐在了树下的长椅上。他露出了一个似乎是很满意的笑,抬头看了看天空说:“我在德国也看见过这么漂亮的云,但今天有佐久间先生陪着,我很开心。”

    佐久间还是觉得三好很不对劲,以往的他不会走两步就说累,也不会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他终于忍不住了问出了这句他一直想问的话。

    三好转头看向佐久间,晃了晃脑袋说:“没有啊,我很好啊。”那表情在佐久间看来还有点无辜,刚想再问下去,三好就直接亲了过来,佐久间脑内一片空白,他完全没料到三好会突然亲过来,他惊讶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爱人的脸,三好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还在轻微的颤抖,佐久间感受着爱人唇舌的温度,他终于缓过神了,伸出手揽住了三好的腰,开始回吻,他觉得三好的吻有点凉,刚要跟他说“要不咱们走吧。”只见从房檐上呼啦啦的飞下来一大片鸽子,顺着他们二人的身边飞了过去,有几只落在了地上,好像是在蹦蹦跳跳的找东西吃,但更多的接着往远了飞。佐久间松开了三好。

    “田崎的鸽子?”三好问道“他什么时候养了这么多了。”

    “不,不全是他的。很多应该就是这附近的野鸽子吧,他不就养了那么几只吗。”佐久间不太确定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你身上好像有点冷,要回去么?”佐久间望向三好的侧脸说。

    “不了,我想再和佐久间先生待一会,要不然我们再一起看个日落?”三好笑了笑提议道。

    “好啊,那我觉得今晚的月色一定会很美。”佐久间说道,对三好笑了笑。

    三好听到了这句话把头转了过去,不再看佐久间。佐久间知道三好肯定是脸红了,但他没戳穿自己爱人的小动作,任由着他转过头去。

 

【5】

    佐久间一早起来感觉头很疼,他努力的想着昨天发生了什么事。他记着好像是跟三好一起看了日落,回到家好像是三好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就睡着了,但今天起床的确是没像以往一样看见躺在自己身边蜷缩的像猫一样的三好,他看着身边好像有人躺过的痕迹,但伸手摸过去已经没有一点余温了。佐久间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三好的名字,半晌没人回应,佐久间揉了揉太阳穴,从床上坐了起来,正打算走到桌前给自己倒杯水,正好看见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个信封,信的封口处并没有粘上,边上的钢笔也明显是有人用过,还没放回笔筒内。佐久间没有私拆他人信件的习惯,但他看见了信封右下角的一行小字“佐久间先生亲启”是三好的自己不错,佐久间放下了手里的水壶和杯子,坐在了椅子上拆开了那封留给他的信。

 

给佐久间:

  

    见字如面。

    我要走了,或者说我早就该走了。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还记得几天前我们的谈话么?那次的交谈里,有一句话我是骗你的。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记住我,不是真木,不是葛西,是作为三好记住我。

    你曾经问起过我的名字,我没有告诉你,我当时对你说,“名字是没有必要的。”还记得那时候你对我说过一句让我很出乎意料的话,是莎翁剧本里的话吧。我记得是“名字代表什么,我们所称谓的玫瑰。换个名字还是一样的芳香。”你当时用几乎是疑问句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明明很浪漫的话,却被你这个沙丁鱼头说的这么无聊,但却更像是告白。

    我可以有很多名字,一个任务换一个名字,没人能记住我的存在。但自私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一直是“三好”。

    我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并不是去执行新的任务,我已经永远的留在了德国,那是我的最后一个任务了,我只是想回来再看看你。抱歉一直没向你提起,直到最后一天,因为我不想让你提前难过,你是一定会难过的,我想和你过好最后一天。我给你留下了一份礼物,这大概是我送你的唯一一份礼物,在桌子右边的第一个抽屉里,你自己拿出来看吧。对了,你一定感到头疼,对不起,水里下了东西,我怕吵醒你。

    请不要为我太难过了,佐久间先生。我很开心,还有,我爱你。

                  

                                                             三好

  

   佐久间把信拿在手里,一时间有点站不起来。他没法一下子接受爱人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他没法想象,昨天还挽着他的手看夕阳的人真的再也看不到了。佐久间甚至觉得一点眼泪也流不出来,他突然想起了很多事,为什么最近的三好总是昏昏欲睡,为什么最近的三好不跟同事们出去打牌,为什么他跟其他人提起三好时大家的缄口不言。佐久间觉得自己拿信的手在颤抖,那几页纸的边缘已经因为他的过度用力而被压皱,他放下了信,拉开了那个放着“礼物”的抽屉。

    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只小盒子,一个红棕色的木头盒子。佐久间颤抖着打开了盖子,里面装着整整齐齐的摆着四个小瓶子,瓶子里分别放着四种已经晾干了的植物,佐久间看见瓶子下面似乎还压着一张纸条,便把它拿起来仔细阅读。

    “欧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至于什么意思自己去猜。我提醒你到这里。  三好留”

     佐久间不知道这四种草是什么,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书去查,他只好选择了最快最直接的方式,他把盒子重新放好到柜子里,打算出去找其他成员询问。

    “什么意思?你问这个干嘛?”神永把手中正看着的书扣在了桌子上,看着刚跑过来还在喘气的佐久间。但他并没有给佐久间回答的机会,紧接着说:“分别代表善良、力量、温柔和勇气。”

    佐久间的心里颤了一下,说了声谢谢后就返回了房间,他现在的心情并不是悲伤,可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讯息让它已经无法感到悲伤,他只是觉得恍惚。

    

【6】

    时隔一年,佐久间来到了三好的墓前。墓上没有写任何一个字,根本无从证实身份,佐久间带了一束花,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束草,由当时的那四种草所组成的花束,他把它留在了前,擦了擦碑上的灰。然后说:“你知道么,我看了图兰朵。里面的柳儿说过'我走了多少路,有你的名字在心中,有你的名字在口中。'我突然就想起了你......”佐久间突然捂住了脸,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但他强忍了回去“好了,我要走了,再见。”佐久间离开了那个葬着三好的小森林。

    回到机关后开门第一个扑上来的是艾玛,艾玛伸着胳膊抱着佐久间的腰问他:“佐久间叔叔今天干什么去了啊!”

    “去看三好叔叔了。”佐久间笑了笑,揉了揉艾玛的头说道。

    艾玛松开了佐久间,用食指抵住了下巴,歪着头瞪着圆圆的眼睛望向佐久间。“三好叔叔?是那个白白的,长得很好看,头发是这个——发型的叔叔么?!”艾玛有点激动的对佐久间说道,还比划着发型。

    佐久间很吃惊,艾玛应该是没见过三好的,因为那时候三好已经......但为什么她会知道三好……想到这佐久间蹲了下来,尽量的平视艾玛“你是怎么知道三好叔叔的呀?”

    “他陪艾玛玩过几次!不过好像只有一、二......只有两次!”艾玛掰着手指头数着数,后来似乎是很骄傲的回答道。“不过他第二次就说不让我再去了。”艾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赌气似嘟了嘟嘴。

    佐久间愣了一下,随后拍了拍艾玛的肩膀“走吧,吃饭去吧,福本叔叔做好了饭在等着我们呢。”

 

—END—

 

后面的话关于自己用到的梗还有自己的话ww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1.ScarboroughFair是一首我很喜欢的歌,一直想写来着,但感觉自己也没写好qwq 各种ooc 各种bug 欧芹鼠尾草百里香迷迭香四种植物是歌里提到的其实说用梗也只用到了植物qwq

2.关于百里香的花期,大概是七八月份,但是三好死是冬天,这里有个bug,但为了让最后的干花里有点花,就写了让它开花,但我好像查温室里花期也是可以改变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并没有养过这个bug请见谅

3.关于时间轴按照原设定来的,大概是甘利把艾玛带回来的同年冬天三好出了事故至于艾玛能看见三好的设定是这样的用了一下小孩子可以看见鬼魂的说法 

4.然后私设大概是七天之内的三好可以出门可以吃东西但不吃也可以可以出门特别容易疲劳但是除了佐久间和艾玛以外的人都看不见他大概这样

 

ooc和私设重如山!!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喜欢请点个“我喜欢”如果有什么触雷请见谅!(鞠躬)

 

 


评论(1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