檎禹青禹

锦风

【林秦】襟花 2

【林秦】#襟花# 2

**本章食用说明ww

%下章完结he的!!

%顺便补前面的设定,私设是秦明在大学期间就是在外面住,不住校。工作最开始林涛是住在刑警宿舍,后来搬出来的,秦明是一直自己住ww

%这算是半个直男掰弯设定因为秦明也不能算完全不喜欢林涛只是反应比较迟钝

OOC可能会存在,还请姑娘们海涵啦ww 如果还喜欢的话求点赞求评论!!比哈特!

第一弹请移步lo住主页查看!!

【5】

   “秦科长,我是新调来的李大宝。”

   这是那个新调来的小姑娘对秦明说的第一句话。

   秦明把注意力从那截油炸手指上转到了正在说话的李大宝脸上。并没有同样做出自我介绍。

   “我最讨厌的就是迟到。”秦明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他接着说了下去。

   “一个人可以什么都做不好。那也是能力问题。迟到。就是态度问题。”秦明一句一顿的把这段话说了出来。

   大宝刚想解释,就又被秦明的一句话怼了回去。

   “连人都做不好,还怎么做法医。”秦科长这句话说的有点狠,大宝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说辞都收了回去。

   但后续的工作却让一向苛刻的秦明对她有些刮目相看。无论是之前有的痕检经验,还是灵敏过人的鼻子,对于案件的分析和推理能力这个新调来的李大宝的确是不输给男人。直到后来过了很久秦明还能想起来第一次见面她说的那句“有什么活是男的干得了女的干不了的。”但这个小姑娘的确让他挺喜欢的,至少在工作上是个挺不错的伙伴。

   但林涛却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说他不喜欢大宝,他也一样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小姑娘。性格爽朗,能力够强。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点不舒服。  

   距小吃街特大杀人碎尸案结案已经有三个月了。李大宝的正式加入也有三个月了。不知道从哪天开始,龙番市公安局多了个破案铁三角,这个铁三角还多了个结案必约小吃街的活动。就连法医科都随着李大宝的到来越来越有“人”气起来。其实能看着秦明多一个朋友,林涛也是高兴的。

【6】

   本来日子应该就一天一天这么过去了,林涛也没感觉出来什么不对。要非说不一样,就是他更不愿意去相亲了,而且看到秦明去相亲他会越来越焦虑。有一次秦明相亲回来夸了女方两句,林涛当时就不乐意了,但他也没敢表现出来。于是他为了弥补一下自己的闹心,晚上他又拎着两瓶啤酒去秦明家看球赛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开声音。”

   直到后来有一天,秦明出事了。

   不是什么致命的大事,但也很严重。

   就在前几天林涛带着他们队前脚去了外市追一个逃犯,秦明后脚就接了个电话要出个现场。是个火灾现场,里面一家四口都被烧死了。现场情况有点特殊。案发地点在一个山村,房子都是木头举架,再加上年代久远。这么一烧,房顶的木头松的松,裂的裂,还有的已经掉下来了。秦明到现场的时候,火已经灭了,但还刚没多久,可以说温度都还没怎么消呢。秦明和大宝一人带了一个头盔护了一下头部就进去了。然后房梁上掉下来了一截木头。没砸着大宝脑袋,也没砸着秦明脑袋,砸秦明肩膀上了。房梁有点高,秦明还正好刚打算弯腰看现场,这块烧焦了的木头不偏不倚地砸他肩骨上了,把他砸肩骨骨折了。

   等木头砸到秦明身上的时候,李大宝把注意力全转移到了秦明身上,然后两步小跑过来,对着外面的勘察现场的刑警们喊屋里出事了。

   秦明其实在被砸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骨折了。毕竟学医,还工作了这么多年,这点能力还算是有的。大宝和他,外加一个开车的小警察,直接下了山就近去了医院。秦明不是在这种事上逞强的人,而且骨折这个强可逞不得。大宝在车上一路比秦明还紧张。然后她脑子突然短路,问了一句“用不用我给林涛打个电话?”

   秦明忍着肩膀上传来的剧痛白了大宝一眼。回了她一句“你给他打有什么用?他能来么?”然后秦明就闭上嘴不再说话。大概过了能有五六分钟,他又突然开口说“大宝,你给山上再打个电话,我刚才发现了几个线索,可能会有用。一会估计他们得派新法医上去,我得先把这几个疑点跟他们说一下。”

   大宝闹钟一闪而过两个字“变态”。但还是打通了电话,然后按开了免提。等秦明把疑点都叙述完了车也差不多到医院了。

【7】

   在术后住院的第二天。林涛那边顺利结案,回到了龙番,跟局长报告了一圈正打算去法医科找秦明。没想到扑了个空。里面只有大宝一个人在玩手机。

   “新鲜啊。上班时间擅自离岗。怎么就你自己在这,老秦呢?”林涛的语气还有些开玩笑的成份,能看出来他心情因顺利结案而非常不错。

   大宝有点心虚的放下手机,咽了口口水。

   “林涛你做好心理准备,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宝顿了一下,接着说“秦明在出现场的时候受了点伤,现在在医院呢。”说完还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

   林涛一下子慌了,虽然听大宝说的确不怎么严重,但他还是挺着急的,问了医院和病房号就请了个假去了医院。

   “你怎么不告诉我?”林涛进门的第一句话就因为着急和担心而带了点怒气。“怎么回事啊?听大宝说你在出现场的时候受伤了?”其实林涛在看见秦明的一瞬间,气是消下去了不少的。起码比他在路上的气少多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再说也没多大事,骨折了。”

   秦明轻描淡写地说出了“骨折了”三个字的时候,林涛的心里其实是有点崩溃的。虽然自己身为刑警,身上偶尔挂个彩,大伤小伤也没怎么断过。但这伤出现在秦明身上的时候,跟在自己身上感觉还真是不一样。伤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再疼也不过就是肉疼骨头疼,再严重点神经疼。但出现在秦明身上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责备的话说不出口,毕竟也不是秦明的错。但比起自己经受过的疼痛,显然这个让他更难受。

   “心疼么?”林涛在心里这么问了自己一句。然后又马上的否定了自己。

   林涛搬了个凳子坐在了秦明病床边上。秦明这人本来话就少,而且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他总是把话说一半留一半。把他自己觉得矫情和不必要的话都留在肚子里。林涛很了解他这一点。于是把他刚才说的话加工了一遍。后面应该还有一句“你又不能回来,不打扰你工作了。”心情瞬间愉悦了不少。然后从秦明病床边的小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又拿起了放在边上的水果刀开始给秦明削起了苹果。

【8】

   本来前两天就能出院了的。但秦明还是被林涛强行劝说,在医院住了足足半个月。虽然行动还是有些不便,毕竟俗话说的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么快好利索也不太可能。但秦明仍然坚持他的一贯作风,出院第二天就上班了。

   那天下午,林涛一如既往的赖在法医科,跟李大宝开玩笑,跟秦明互怼。然后秦明接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生,大概是约秦明出去吃饭。秦明嗯啊两句答应了,挂了电话。

   林涛隐约觉得这通电话有点不对劲,老秦的反应有点反常。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蔓延开来。

   一边的大宝“哟!”了一声,打破了这突然安静的空气“这是要有秦嫂了?”大宝像往常一样的怼了秦明一句。却发现这次林涛没有接茬,秦明也没像往常一样怼回来,倒是说了句没边的话。

   “上个月跟我相亲的那个,印象还行,问我再出去一起吃个饭。”秦明这句话让大宝有点惊恐,吵吵着要见见那个能把法医科秦科长征服的女人。

   但这句话让林涛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了。他拿起手机假装看了一眼微信,编了个突然有事的蹩脚理由走了。大宝看了看刚被林涛关上的门,又看了看边上同样盯着门看的秦明,目光复杂。今天真是太不正常了。

   直到快到下班的点了,林涛也没动静。本来今天要安排请秦明吃饭祝贺出院的,这下只能大宝带头。鉴于秦明是病人,还不能去带他吃小龙虾,大宝想了一下,在手机上打出了“下班后,池子餐厅。”七个字,点击了发送。念叨了一句“莫名其妙。”

【9】

   晚上这顿饭的气氛也是莫名其妙。林涛意外的安静。秦明的气压也很低,而且貌似是受了林涛的影响。饭快吃完的时候大宝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找她有急事。大宝是有点谢谢这通电话的,跟他们俩说了一声就从这个气氛诡异的餐厅离开了。

   早上秦明来上班的时候没开车,其实是因为骨折最近都不能开车。林涛说要送他回家,秦明同意了。到了家门口林涛突然问了一句“今天那个女人,你喜欢她么?”林涛皱着眉,严肃而正经。

   “还好吧,也不算喜欢。就是跟他吃顿饭。”秦明看着林涛的侧脸平静地问“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林涛连忙摆了摆手。

   秦明的手搭在了把手上似乎是正打算开门下车。林涛脑子却突然短路了,不知道闪过了一条从哪里听来的理论“同一个相亲对象约两次以上基本就能成了。”突然一下子害怕起来。他下午在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就一直很害怕,但刚才那一下子突然比之前都要激烈,他甚至觉得要是就这么让秦明走了他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没错,他在办公室里喝着白开水,分析着自己的情绪波动,到回忆自从大学在食堂碰见秦明开始到现在的点点滴滴。他的出了一个结论。

   他是喜欢秦明的。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或者说从一开始是,现在早就不是了。但他不确定秦明的想法,本来也没有勇气一下子说出来。但那个可怕的念头促使他拉着秦明的手腕把那句话说了出来。

   “老秦,我喜欢你。”林涛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秦明的眼睛突然睁大,而且面部肌肉还伴随着些许抽搐。

   “你说什么?”秦明停了半晌,不确定的重问了一遍。因为林涛实在太过正经,实在不像是开玩笑。

   林涛心里又咯噔一下,心想完了。于是补了一句“没事,你可以当我没说。”然后松开了秦明的手腕。

   秦明上来一股无名火,下车径直回家进了屋。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说。林涛看着秦明的背影,突然有点想抽自己一巴掌。这话要不说,估计还能当朋友,这话说了就彻底完了。

  林涛这次是前所未有的闹心,比跟之前任何一个女朋友分手都闹心。而且第二天秦明还没来上班。

   直到第三天,秦明来上班递交了调职申请。而且在走廊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林涛,也一句话没说。本来林涛想找机会道个歉试试,没想到秦明递交完申请就回家了,根本没在这留。

   林涛感觉更难受了。

—————————————TBC————————————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ww

(这里是自己的话:啊马上就要完结了好不舍,好怕太太们突然爬墙没有粮吃qwq)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