檎禹青禹

锦风

【林秦】 落雪时分

#落雪时分#

*不甜的一块糖 祝大家冬天快乐

*如果还算喜欢请为我点亮一颗小红心ww 谢谢点开本文的所有姑娘

*中间林队连续好几天早退是去挑围巾啦XD

*最后那一段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只是普通的一天233

*其实是因为北方城市早就下雪啦 我很喜欢在下雪的时候听Es lst EinSchnee Gefallen 虽然不是首欢快的歌 但的确很好听 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听听看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

 

   早已经不能算作深秋了,叶子都已经落光了。也没有了半夜忽然传来的雨水滴答声。前几天的龙番市还飘过一阵小雪花,不过第一场雪是站不下的,第二天就化光了。

   在冷空气的连续袭击下,秦明也脱下了他的三件套,换成了一件深蓝色的厚风衣外套。

   秦明算是整个公安局里换衣服比较晚的一个。还是在前几天他穿着的他的三件套推开了房门,哈出的第一口气已经可以在半空中看见水雾的时候他才感觉到“已经是这么冷的季节了。”再加上晚上回家就有点小感冒,之后就果断换了厚衣服。

   秦明第一天穿着那件深色风衣走进法医科的时候,大宝心里想的是“看来天的确冷了。”然后马上给林涛发了条微信,让他来看换了衣服的秦明。

   林涛不是没见过秦明穿常服的样子,林涛见的可多了。但被大宝这么一勾还是心痒痒,随手从自己桌子上拿起一盒饼干就跑去法医科了。

   “以送饼干为由,这样就不会被赶出来了。”林涛暗暗想到,不禁感觉自己真聪明。但当他拎着饼干推开法医科的门的时候,秦明还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上班时间,瞎跑什么。”

   坐在桌子前整理着文件的秦明已经脱掉了那件碍事的外套,现在其实跟平时的他没什么差别,一件白衬衫,打着领带。但看见林涛来了,嘴角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藏不住的笑意。

   “给你拿盒饼干,光喝咖啡对胃不好。”林涛嘿嘿笑着,有那么一点讨好的意思,把饼干推到了秦明面前。

   “咖啡都快喝完了。”秦明闻言瞟了一眼放在边上的咖啡杯说到,但还是顺手打开了那包饼干的包装袋。

   “又是苹果味的。”秦明咬了一口,又看了一眼包装袋。

   “宝宝要不喜欢我可以下次换个口味。”林涛早就拽了张椅子坐在了秦对面,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着。

   “不用了,这就挺好的。”秦明说完抿了一口咖啡。

   眼看着十二月了,然而犯罪分子们的心却没有因此而冷却。案件依旧一桩接着一桩,甚至比以前还多。越到年底越无法消停。龙番铁三角最近都累的有点发虚了,毕竟案件一个接一个,东跑西跑,就差脚打后脑勺了。

   就在这种时候,还出现了一个连环杀人案。

   已经连续发现三个被害人了。三人无一例外,都是女大学生,长得漂亮身材好,据调查这三人还具有一个统一特点,就是同为学习好胆子小的女生,甚至其中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

   林涛对此感叹“真可惜。”大宝也连连感叹和惋惜。秦明一如既往的不发表这方面意见,安安静静做着解剖。

   三人均无生前被侵犯迹象,都是因为血流过多而导致死亡,而且所使用的作案工具应该是同一把,就是市面上最常见的水果刀。但是凶手却每次都躲过了摄像头的追踪,单纯将嫌疑人杀害然后弃尸。凶手手法干脆利落,且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是一个较为棘手的案件,而且为了避免再出现被害人而引起恐慌,上头给刑警队施的压力也比较大。

   “要尽快把案子解决。”每一个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秦明都好几天没怎么好好休息了,林涛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但无论是以爱人的性格,还是他们所属职业的要求,都是不允许现在松懈下来的。林涛没办法让他放下工作去休息。他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下了一个约定“等结了案一定要让秦明好好休息一下。”

   三个被害人,经调查,没有共同的仇人,就连共同认识人都没有。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调查愈发棘手起来。近期也在各个高校门口都加强了监管,包括摄像头也都检测了一遍,看还有没有不好使的,希望靠这样能查找可疑人士,为正处于瓶颈期的本案带来一个细小的突破。

   整个过程都做的很完美,几乎没有打草惊蛇。但罪犯也不是傻子,已经杀了三个人的他也不敢轻易再动手,所以就算加强监管的这几天也没有发现任何嫌犯的踪迹。但在这时,一个女大学生的报案却给本案带来了意外的收获。

   报案内容大概是他最近总是被人跟踪,时间大概是在七八点钟她在咖啡店打工结束后,因为打工地点离学校并不远,所以她每次都是走回去,直至最近两天他发现几乎每天都有一个穿毛衫的男人在身后跟着他、但每次都跟过两条街就消失了。这几天他越想越害怕,于是就报了警。

   当晚龙番公安局就安排了警察在那条路的周围埋伏,让报案人又走了一遍那条路。无果。不是没抓找,是嫌疑人压根就没出现。

   本来抱着快结案了的美好期望的林涛有些失落,第二天早晨出现在了法医办公室,趴在秦明的办公桌上做咸鱼状。

   “没想到遇到这样棘手的一个案子。”林涛头也不抬的嘟囔了一句。秦明没搭理他,用手支着下巴专注思考着,看都没看趴在自己对面的咸鱼人。大宝路过顺便拍了拍林涛的肩膀,安慰了一句“不是说再蹲一天么,说不定今天就有结果了呢?”秦明突然歪了一下脑袋,也接了一句“对,说不定今天就有结果了呢。”

   林涛突然从桌子上爬起来,整个人处于“老秦这是在安慰人么???”的惊吓状态中,导致他现在看起来有点傻。

   秦明盯着他的眼睛问了一句“傻了?”又低下头开始思考案件。

   就这么蹲了又一天,这案件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犯罪嫌疑人依旧没有出现。林涛心里其实是有点怀疑是不是打草惊蛇让嫌烦跑了。但还是抱着试试的心理进行了第三次蹲点。

   这次蹲点是最绝望的一蹲点。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刑警队的小伙子们也一样。第一次来蹲现场“抱着今晚就结案”的决心。第二次蹲现场“抱着今天应该就会出现”的想法。而第三次,有些不太敬业的小警察甚至已经打起了哈欠。可就在这时,嫌疑人出现了。只见报案女子走过了一条胡同,后面大概距离30-40米处出现了一个身穿连帽衫,带口罩,两抽插兜的可疑男子。刑警们发现动静后立刻提高警惕,开启一级备战模式。毕竟如果目标没错的话,他手里应该是持刀的,他们要把伤害降到最低。

   女子按照约定好的那样,走上了第二条街就开始加快了脚步,把她和嫌疑人的距离又拉开了五六米远,给正在埋伏的警察们又创造了一定宽敞的追捕环境。在五六秒钟之后,林涛带着三名警察从前面的胡同冲了出来。那男子一看状况不妙扭头就想往反方向跑,可正好撞见在后面一个街口伏击着的便衣警察。林涛跑了两步,正打算抓人的时候,男子突然掏出了藏在兜里的水果刀。那把刀已经拔出来了,在路灯下面闪着明晃晃的白光。林涛也不怕他,毕竟一个刑警队长,擒拿肯定不在话下。这种拿把刀比比划划的歹徒他也见多了。尤其是这种一看就已经慌了神的,居然想靠一把水果刀单挑近十名警察。林涛跟他也算过了两招之后给武力制服了。手铐一上,这男子立刻安静了许多。只是眼睛还一直死死的瞪着林涛。

   林涛虽然胆小,但在这种事上他从来不怕。被这么一瞪,他也上来一股火。朝着被捕男子喊了一句“瞪什么瞪,回局里瞪去。看给你狂的。”就把他压上了车。而报案女子也一同上了另一辆警车,跟回了局里作进一步案件记录。

   审问的过程到不算费劲,嫌疑犯看已经被捕了,也没什么过多的狡辩,问这问着问着自己就招了。报案女子做完笔录后局里派了一个警察给她送回了学校。嫌疑人招供后,法医科又作了进一步尸检核实了一遍,的确没错,这案子才算告一段落。

   说起来也奇怪,这小子不认识任何一个被害人。跟优等漂亮女孩这一群体也没什么仇,却接连杀害了三名妙龄女子。作案动机让全局都有点无法接受。居然是单纯的觉得自己“智商高,有犯罪天赋,而且杀害漂亮的优等生比较有成就感。”这种纯消遣式的理由。

   “不尊重别人的生命。”李大宝站在审讯室外面摇了摇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审问持续了大半宿,算上法医科的忙活,一整夜没有休息。但因为结了一桩特大连环杀人案,局长看了看带着黑眼圈跑前跑后的一个个小伙子们,想了想,给本次案件的参与人员按照不同程度都放了一到两天假。

   结案次日早上开始放的假,林涛死皮赖脸的非要去秦明家躺着,美其名曰秦明家比较舒服,有助于休息。磨了两句,秦明看了看可怜巴巴的林涛,也可能是自己忙活这几天的确有点累,一心软就同意了下来。

   到了家之后这俩人都是洗了个澡就开始睡,林涛要跟秦明睡一张床。说是沙发不舒服。秦明瞪了他一眼之后,挪了挪身体,给林涛挪出了一块更大一点的位子。林涛爬上床后给秦明掖了掖被子,安安分分的躺在他边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从早上八点睡到了下午两点。秦明是被饿醒的。但秦明醒了的第一个念头是“当时买了个大床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即使两个成年男人睡都不会鸡,不但没有影响他的睡眠质量,反而还因为枕边人而更安稳了。”虽然最后一点他很不想承认。

   秦明看了一眼边上的林涛,好像没有要醒的迹象,家里也没有吃的。他只好又躺了回去。睡不着了,就开始盯着林涛看。他突然有点心疼这个有点疲惫的男人。他认识林涛也有十余年了。他见过这个男人很多的样子,他学生时代不留胡子的样子,他大学的时候和朋友打球的样子,他第一次穿上警服的样子。不管是什么样的林涛,好像都有着使不完的劲,永远有着满腔热血和无比灿烂的笑容。后来工作后,每一次林涛受了伤他都会很难受,确立了关系后这种感觉就日渐变的更强烈。他看着一旁还在熟睡的男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结果这么一摸正好把林涛给摸醒了。

   秦明本来有点吵醒他睡觉的内疚,林涛却问了一句“有吃的么?”让秦明瞬间打消了内疚的念头。

   “那你订外卖吧,我也饿了。”经历了三秒的安静后,秦明说了话。又隔了几秒钟,林涛刚点开了手机上的外卖软件,他又说了一句“辛苦你了。”然后轻轻的笑了一下。

   林涛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表情,回了一句“你也辛苦了。”然后定了外卖。

   已经十二月了,这个案子已经忙活大半个月了,总算告一段落了。自从重新上班开始,林涛也好几天没来秦明家蹭住了。

   最近没有什么案子,林涛总是早退一会。这让刑警队的很多同事调笑是不是快到圣诞节了要陪女朋友。事实上没有女朋友,但也没去陪秦明。

   这几天的天气还是很冷,风也很大,但已经有一阵子没有下雪了。滴上残留的积雪被风吹的硬硬的,被尘土覆盖的脏脏的。林涛拎着一个黑色的纸袋子回了警局,然后拿走了几本文件,回了家。天已经不早了,太阳已经落山了。

   次日,还是一个没有案子的一天,据天气预报说晚上可能会下雪。林涛坐在办公室玩着手机,给秦明发了条微信,说要晚上一起吃饭,早走一回。秦明想了想法医科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下来。

   临近下班时间半个小时的时候,林涛拎着昨天的那个黑色的纸袋出现在了法医科门口。秦明看见他来了,跟大宝打了声招呼,披上外套就走了。

   林涛把餐厅定在了一条还算繁华的商业街上,车就停在了路边。餐厅依旧是按照秦明胃口定的,一家精致的西餐厅。

   “听说他家奶油牡蛎汤很不错。”林涛拿着菜谱说道“我记得你挺喜欢的,就带你过来试试看。”

   秦明用手不着痕迹的摸了一下下巴,那是他有点害羞的表现。

   “谢谢。”秦明轻声说出了这两个字。

   这个位置靠近窗户,一偏头就能看见对面街道商场门口的巨型圣诞树,商场的落地玻璃窗上也贴满了圣诞雪花与麋鹿的图案。街边有许多男男女女在谈笑,又匆匆忙忙的走过。圣诞节是真的快要到了。

   “这个位子应该不太好定。”秦明这样想到,微微笑了一下。

   林涛没有说错,他家的奶油牡蛎汤的确不错,牛排也煎的刚刚好。吃到快结束的时候,漂亮的女服务员抱来了一束花,问了一句哪位是秦先生。秦明愣了一下,接过了花,对服务员说了句谢谢。女服务员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不用想也知道花是谁送的,秦明把花放在了边上的空座位上。

   吃完饭两人也没有像其他情侣一样去四处逛逛,秦明抱起了边上的花,林涛跟在他边上,就在快走出步行街的时候,天上有点飘起了星星零零的雪花。天已经暗了下来,街边的路灯都亮了。秦明手里抱着一束鲜红的玫瑰。

   林涛突然喊了句等等,从那个他一直提着的黑色纸袋里掏出了一条围巾。打算帮秦明围上。秦明接过了林涛手中的围巾,自己动手围上了。“

   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秦明呼出了一口气,空气中又出现了一片片水雾。林涛接过了秦明怀里的玫瑰,鲜红的花瓣上落着一片片雪花。林涛突然觉得这花还挺重,就一直自己拿着,一手抱着玫瑰,另一只手拉起了秦明的手。一路走到车边。

   到了车边林涛把花放在了后座上,又坐上了副驾驶,秦明把车子启动开,广播里传来温柔的女声,好像是一个音乐广播频道,紧接着温柔的女声停止,换了一首略显寂寞的歌。

——Es ist ein Schnee gefallen

——und es ist doch nit Zeit

   林涛随手换了个台,另一个台也在放歌。放的是《Merry Christmas》温馨的童声合唱。林涛似乎很满意,停止了调弄车上的广播。

   车子发动,秦明小声问了一句“林涛,你搬来我家住吧。”

   林涛觉得有点惊讶。心里很激动,说了一句“好啊。”

   下一个路口的红灯,秦明把着方向盘的那只手缓缓抬起,摸了摸围在脖子上的那条浅咖啡色围巾,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广播里依然放着《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