檎禹青禹

锦风

【林秦】 襟花 3

【林秦】#襟花# 3

*本章食用说明ww

%本章完结!!ooc有,感觉自己写的很烂XD 希望大家海涵

 %如果大家还算喜欢请把你们的小红心送给我!还想要评论 想和大家一起玩ww

 %感谢姑娘阅读!

%前情请戳我头像查阅ww

 

【10】  

   自从秦明递交调职申请已经整整三天了。秦明一天都没来上班,听说好像索性休年假了,大概七八天都不会上班。林涛算了一下日子,调职申请等到批准下来怎么说也得二三十天。他压根不敢给秦明打电话,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这两天他也没往法医科跑。

   直到后来大宝听说了秦明要调职的事。

   其实最开始大宝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就以为是突然有事请了年假。不过最近总有人传法医科秦科长要调职的事整得她也有点怕。

   给秦明打电话他也不说是什么原因。但大宝隐约觉得事情很不对,绝对不像老秦说的“没什么大事”这么简单。这次不是靠鼻子闻出来的,是靠直觉,她隐约觉得这件事跟林涛有关。后来大宝再想起来这件事都不禁暗暗感叹“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

   大宝仔细思考了一下,甚至在脑中已经模拟出了n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她都觉得故事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再发展就是魔幻剧了。她晃了晃有点懵的脑袋,给林涛发了条微信,她还是先打算看看自己的初步猜测是否正确再说。

   “林队,你知道老秦这两天为啥没来上班么?”微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林涛正准备在办公室泡面,看到这条消息直接一个激动就把电话给大宝打过去了。然后他面也不泡了,直接索性跟大宝出去吃了。其实电话里也没说什么,大宝就是确定了的确跟林涛有关,林涛说电话里解释不清楚,于是就出去下馆子了。

   等东西刚上全,大宝抄起筷子夹了一口,然后撂下筷子,端正了一下坐姿。象征性的清了清嗓子。

   “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宝还像模像样的拍了一下桌子。

   林涛被大宝这么突然一下给震住了,可能也是因为多年以来的审犯人的经验让他听到这句话突然有点条件反射,把刚拿起来的筷子又撂回了盘子上,连油星都没粘着点儿。

   “其实吧,就是我跟秦明说我喜欢他。结果他就生气了。”林涛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用余光扫视着大宝的反应。

   大宝突然觉得在那一瞬间自己的下巴掉了下来。但宝哥就是宝哥,跟一般人能一样么?不能!她缓了不到十秒钟,就差不多接受了这个答案。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可乐喝了一大口,完事还拍了拍胸口。算是给自己压压惊。

   大宝看他这幅丧气样也不像是开玩笑,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同情,倒是直接忽略掉了“好朋友是弯的”这件事。

   “那个,老秦是直的?”大宝伸出一只手,收起了大拇指,其余四支手指并紧伸直,做了一个手势“还是弯的......”后半句她说的自己都没什么底气,然后像模像样的弯了弯那四根手指头。

   “显而易见。”林涛无奈的摊了摊手,撇了撇嘴。

   “要不我试试劝劝老秦吧。事情总要解决的嘛,调职这也弄得动静太大了吧。”大宝用她那吃多了豆的脑袋飞速的运转了一下,接受了现在这个局面,然后淡定的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栗子鸡。

   “那谢谢宝爷了。”林涛看起来还是很失落,但也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鸡肉吃掉了。

    大宝对于这件事,没有那么多的震撼,就是当时那一下子的冲击力。其实要是冷静下来一想,大宝甚至会产生“他俩怎么还没在一起?”这种错觉。吃完了饭后大宝在她的小吉普上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老秦极有可能是个深柜。”这样说或许不准确,换一种说法应该是“老秦很有可能也喜欢林涛,但他一是自己没意识到,二是自己不想承认。”现在倒好,最闹心的人成了林涛。

   大宝想了想,把自己的小吉普调了个头,往秦明家的方向开去。

【11】

   秦明没有拒绝大宝的登门。

   “这是个好兆头。加油!李大宝!”大宝在心中默默给自己加油鼓气道。

   “什么事?”秦明把门打开就转身回客厅了,也没正眼看大宝,拿起桌子上的那杯苦咖啡喝了一口。顺便给大宝到了一杯白开水放在了茶几上。

   “就是同事之间沟通沟通感情。”大宝嬉皮笑脸的挤进了门,反手把门推上,三两步走到沙发边坐下。

   “老秦啊,其实我就是想问,你非要调职么?”大宝坐在沙发上,双膝盖并拢,把两只手版版整整的放在膝盖上,做出了一个看似乖巧的姿势,正经的问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秦明皱了下眉,抬眼看了一眼乖巧的李大宝。

   大宝看见秦明这种眼神,不禁打了个寒碜。在心里默默的念起了小学老师曾经教过的上台演讲时用的“我叫不紧张,我叫不紧张。”然后深呼吸。

   “老秦啊!我就是说你要想清楚啊。包括和林涛之间的......”大宝突然拧巴了一下,然后憋出了两个字“关系!”

   这次秦明没有马上怼回来。他又拿起桌子上的那个装咖啡的杯子,用双手捧着打算再喝一口,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他也没有去再给自己倒一杯咖啡,他把那个空杯子放回了桌子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大宝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但话还没出口,坐在他边上的冰山突然说话了。

   “你先回去吧。”秦明没有看大宝,接着说“我的事再说吧。”

   大宝突然发自内心的觉得“来无所获”。

【12】

   第二天大宝心情失落,并破天荒地提前上班了好久,然后她推开法医科的门的时候,他看见了秦明。

   大宝揉了揉眼睛,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休息不好导致眼花了。她做了一个智障的举动,他退出了办公室,并把门关上了,隔了五秒后重新打开。

   她看到的依然是秦明坐在那张办公桌前翻阅着资料,像往常一样。不一样的是秦明看他的眼神从以前“关怀警犬的眼神”变成了“关怀傻子的眼神”。

   大宝无视了秦明那嫌弃的眼神,灰溜溜的跑进了办公室,一上午尽量避免和秦明有任何交流,包括眼神交流。大宝再一次觉得秦明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有多么的好。

   对了,她中途还给林涛发了条微信,内容是这样的。

   “老秦来上班了!”

   就这么一句,没头没尾。林涛的内心是茫然的。想了想后他决定中午打算不经意的去一趟法医科,邀请“李大宝”一起共进午餐。

   等到了中午,林涛本来打算装作惊讶的样子感叹一下老秦怎么来上班了,然后再“假装不经意的”邀请他一起吃饭,尝试一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结果秦明给他拒绝了。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大宝正经的问林涛。

   “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林涛晃了晃脑袋,撇了撇嘴。

   其实现在的林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接着追,还是就这样让他走。一边怕继续追下去会给秦明带来困扰,更可怕的是恶心。但要就这样放任他调职,也有可能以后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

   吃完饭回到了警局,林涛也跟着大宝去了趟法医科,结果发现秦明已经提前走了。不是去吃饭,是早退了那种。把桌子上文件都拿走了。

   林涛叹了口气。

【13】

   秦明在他们俩走后匆匆忙忙的早退了。其实有点趋近于逃跑的意思。他不是没仔细思考大宝所说的,他之前的休假也是一直在逃避,回避去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昨天李大宝的来访突然让他觉得这是一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他开始反思。

   反思从大学和林涛刚认识开始,到现在多多少少十年之余。从一开始的觉得他挺吵的,对于自己这么一个向来独来独往的人实在有点多余。到后来的慢慢的习惯他在身边,唯一的一个朋友。对于秦明来说,林涛就是他最重要的人了。从最开始的一个苹果,到后来雨夜里为他撑起的伞。不知不觉中好像有很多东西都印上了林涛的印记,这个人走进了他的生活之中。

   他其实是有点嫉妒的。对于林涛的前女友,n个前女友。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后来慢慢的,他有点讨厌林涛接到女朋友电话时喊出的一声一声“宝宝”。影响的他也越来越烦林涛调侃的喊他“宝宝”。

   “说不定自己也喜欢他呢。”秦明突然这样想到。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秦明自己都在害怕。

    外面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秦明走到窗前,又把窗帘拉的严了一点。她突然想去上班了。不清楚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想去看看林涛吧。

   在快起床时秦明做了这样一个梦,短暂而又恐怖。

   梦里他走到了家里老房子的门前,天上突然开始下起了大雨,雷一个接一个的批下来,声音震耳欲聋,仿佛每个都炸裂在耳边。他突然听见有小孩子在哭,转身一看看见了当年的自己。地面上没有他父亲的尸体,只有一个小男孩在那里孤零零地哭。梦里的秦明撑着伞,盯着那个蹲在雨里哭泣的小男孩不知所措,突然有一只手拉住了秦明,那只手是暖的,在这寒冷的瓢泼大雨里让人贪恋的温度。那只手死死的钳住他的手腕,拉着他一直跑,跑出了那片大雨,对着阳光,他看清楚了那只手的主人,林涛对着他露出了那傻了吧唧的笑。

【14】

   秦明今天也来上班了。而且来得特别早。还是一来就直奔局长办公室。搞得一早上在走廊看见的秦科的小警察们都十分害怕。秦明一路走路带风,用了他办案子取证的速度去了局长办公室。

   开门的第一句话是“谭局,上次我那个调职申请,批下来了么。”

   “还没呢啊,你这才几天啊。秦明啊,就算要走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谭局长往前抻了一下身子,双手交叠托住了下巴,跟秦明说道。

   “没。我的意思是,现在撤回,还来得及么?”秦明几乎是有些急切的问出了这句话。

   “撤回?这可不太好弄,但估计还没传到上级领导那呢,我去看看帮你说说吧。你终于想通了?”谭局长笑了笑,接着说“没事调什么职,这不挺好的么。”

   秦明本来还想再问点什么。

   谭局长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回去安心上班吧。这面交给我了!”

   秦明的嘴角抽了抽,转身打算去找林涛。

   刚走到门口突然反应过来林涛不应该是这么早来上班的人,于是秦明放下了刚抬起来要敲门的手。

   可突然那扇门被推开了,从里面推开的。秦明还没来得及躲,差点被撞上鼻梁。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林涛。林涛拎着一沓子文件,似乎是要去送报告。

   秦明刚要说话,却咬了舌头。

   “没出息。”秦明心里暗暗地吐槽了自己一句。

   “诶老秦,你怎么来了?有事么?”当秦明还没缓过劲的时候林涛先发话了。

   秦明几乎是无意识皱了皱眉并抬手揉了揉鼻子。

   林涛看见他这个举动又紧张又害怕,他知道秦明的小习惯,只有遇到难闻的尸体的时候他才会做出这个动作。于是他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袖子,凑到鼻子边闻了闻,暗暗道“没味道啊?”

   “我就是想问你个问题。”秦明正了一下领带,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那天晚上你是认真的么?”他的眉头还微微皱着,眼神紧紧的盯着林涛,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那个......”林涛突然感到了绝望“其实我那天......”他正想编个合适的理由尝试着挽救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结果话还没等出口就被秦明打断了。

   “我就问你是不是认真的。”秦明似乎是有点不耐烦,又说了一句。

   林涛觉得这次是躲不过去了,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想着对方反正也要调职了的绝望心理蹦出了一个字。

   “是。”

   再听到这个字的瞬间,秦明的思维其实是有那么一小段的断线时间的,然后他觉得心脏突然跳的有点快,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那你......”秦明迟疑了一下“现在还喜欢我么……?”

   这句话问的小心翼翼,可以说一点也不坚定而且毫无自信。可对于林涛来说这简直好比死刑犯突然被赦免了一般。

   简直不可思议。

   “好像在做梦啊。”林涛这样想到。

   空气安静了七八秒钟。结果这下换秦明害怕了。

   “喜欢啊!当然喜欢啊!”在第九秒的时候林涛说话了,而且是用极其兴奋激动的语气说出的。

   秦明听到回答后瞪大了眼睛,然后马上又镇静了下来。

   “那我们可以试试。”秦明小声并快速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林涛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于是又确认了一遍。

   “我说我接受了。”这次声音更小了,而且眼神还飘忽躲闪。可能是害羞了吧。

   这次林涛听清了,现在没什么能表达他内心的喜悦,非要说的话,大概是“突然尬舞”一般的喜悦。

   “你说真的么!真的么!”现在的秦明简直觉得林涛的眼睛里冒出了星星,身后快露出一条大尾巴了。

   “好话不说二遍。”秦明转身就要回法医科,林涛紧忙拉住了他的手腕。

   “宝宝你等我啊!我送完报告就去找你!”林涛激动地说着。然后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又补了一句“对了,那你调职的事……”

   “我不走了。”秦明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林涛几乎是跑着去送报告了。

    他心里想的是“刚才秦明耳朵好像红了,是害羞了吗。”

    秦明心里想的是“那只手从身后抓住他的时候,就像昨晚的那个梦一样。或许就这样也不错。”

    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秦明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很浅的微笑。突然觉得这几天的心情突然变好,步子都轻快了,回到了法医科。

    过了几天,秦明在他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个很精致的黑色小纸盒,上面还放着一张字体丑丑的卡片,一猜就知道是谁写的。

    盒子里面是一枚胸针,银杏树叶的形状。

    “坚韧与沉着。”秦明心里想。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涛发现秦明已经别上了那枚胸针。

 

————————————END————————————

   这篇文拖了好久终于完结啦ww 辛苦各位的等待了 最近在忙考试 现在才回来更新 在此致歉ww 感谢各位姑娘的阅读 给你们比哈特!!


评论(20)

热度(64)